来源:中国财经报      发布时间:2020-08-28 16:33      浏览次数:5277

直达机制运转有力有序有效

——直达资金为各地“六稳”“六保”提供有力保障

在8月26日国新办举行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财政部副部长许宏才表示,在各地区各相关部门的共同努力下,当前直达机制运转有力、有序、有效,政策效果正在逐步显现。直达资金监控系统显示,直达资金已在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基层运转以及重大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发挥作用,为各地做好“六稳”工作、落实“六保”任务提供了有力保障。

六举措确保直达机制迅速建立到位、发挥效果

今年建立的特殊转移支付机制是财政管理的一个重大制度改革和创新。许宏才说,为确保这项工作能够顺利开展、取得实效,财政部会同有关部门通过采取健全工作机制、完善制度体系、创新监控手段等方式,确保直达机制迅速建立到位,尽快发挥效果。

一是建立部门联动、上下对接的工作机制。财政部专门成立直达资金工作领导小组和工作专班,并牵头建立了部际专项工作机制,与民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人民银行、审计署、税务总局等有关部门召开专题会议,加强各种协调和信息共享,共同研究解决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地方也同步建立了有关部门的工作机制,完善政策措施,抓好直达机制的落实。

二是构建直达资金管理制度体系。为提高直达资金管理的科学性、规范性,财政部加强制度建设,积极构建覆盖资金分配、拨付、使用和监管全过程的制度体系。根据直达资金所覆盖的范围,一方面,制定特殊转移支付和抗疫特别国债资金的管理办法,明确资金分配使用等要求,确保资金管理有章可循;另一方面,健全直达资金的监督监控制度,细化监管要求,织密织牢直达资金的监控网,确保宝贵的财政资金能够用到“刀刃”上。

三是快速下达直达资金。特殊转移支付机制实施方案获得批准后,财政部迅速动员部署,用了20天左右的时间完成了研究制定制度、预算分配下达、方案的审核确认、分配结果导入监控系统等一系列工作。在6月底之前,将具备条件的直达资金全部下达。

同时采取差异化调度、增加资金调拨的频次、提高地方留用资金比例等措施,加大对基层库管支持的力度,保证基层直达资金的需要。

四是搭建全覆盖、全链条、全过程的监控系统。在较短时间内集中开发建设了连通中央、省、市、县各级财政的直达资金监控系统,对于直达资金实行从源头到末端的全链条、全过程的跟踪,确保预算下达和资金拨付、资金监管同步的“一竿子插到底”。加强监控系统与国库集中支付系统有关资金发放系统的对接,减轻基层填报负担。同时,监控系统向审计等有关部门和地方全面开放共享,满足其监管要求,提高监管效率。

五是相关部门密切配合,中央其他相关部门采取很多措施配合做好直达资金管理工作。如民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对地方进行指导,督促地方做好资金发放工作,人民银行加强直达资金的拨付监管,审计署举办新增财政资金直达市县基层、直接惠企利民情况专项审计工作的视频培训,部署开展专项审计工作;税务总局加强对减费降税工作的跟踪监测。

六是开展相关人员培训。财政部采取视频培训的方式,短时间对全国财政系统4万余人开展培训,提高了基层财政人员业务水平和工作能力,支持地方做好直达资金的管理工作。

许宏才表示,地方作为直达机制的实施主体,立足本地实际多措并举抓好直达资金管理,促进资金尽快投入使用,为直达机制有效地落实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如比照财政部建立了直达机制工作领导小组、工作专班,统筹协调推进直达资金管理工作;进一步细化制定本地区直达资金管理办法,明确管理要求,夯实职责分工;升级改造信息系统,尽快实现与直达资金监控系统的相连相通;迅速开展相关政策和业务培训,做好资金分配、测算、拨付、项目储备等准备工作。

资金安排和使用效率大幅提升

据许宏才介绍,从分配情况看,在实行直达管理的2万亿元中,3000亿元用于支持新增的减税降费,由税务部门精准落实,通过财政减收来体现;其余通过财政支出体现的1.7万亿元资金中,截至8月中旬,中央财政已经下达分配了1.674万亿元,占1.7万亿元的98.5%,还剩下1.5%,也就是大约260亿元还没有下达,主要是因为后续的疫情防控还要留点钱,以及中央单位养老保险的一些补助政策要落实,有些地方的账还没有完全清楚,这两部分的资金,需要保留一小段时间,根据进展及时下达。

中央分配到地方之后,省级财政已分配下达了1.558万亿元,占中央已经下达资金的93.3%。留下来的6.7%,主要是按照规定比例预留待分配的抗疫特别国债资金902亿元。

从市县财政情况看,市县财政已经细化落实到具体项目1.451万亿元,占省级已经下达资金的95%。

从资金使用情况看,截至8月中旬,在1.7万亿元当中已经形成实际支出5097亿元,其中市县基层支出4888亿元,占比95.9%(市级占14.5%,县级占81.4%),体现了资金直达基层的政策效果。另外省级支出4.1%,主要是按照养老保险省级统筹的要求,养老保险的补助经费要实行省级统筹,基层的养老补助资金也要统筹到省级列支,即基层的养老补助支出也反映在省级。按照支出进度测算,实际支出的数额5097亿元,占中央财政已经下达资金的比重是30.5%,高出序时进度2.7个百分点。

“总的看,通过采取上述特殊举措,即采用直达的方式,资金下达进度明显加快,资金安排和使用效率大幅提升。我们还可以预料,市县已经把资金都安排到项目上了,为后续预算执行打下了良好的基础,速度会进一步提高。”许宏才说。

对于社会高度关注的抗疫特别国债,财政部国库司司长王小龙介绍说,从6月18日第一笔发行到7月30日发行完毕,财政部共发行了16期抗疫特别国债。总体来看,投资者的认购比较踊跃,认购主体较为多元,平均投标倍数达到2.54倍,高于二季度一般记账式付息国债的平均投标倍数。平均发行利率2.77%,比前5日国债二级市场收益率平均低10个基点,与国债二级市场衔接良好,符合投资者预期。各界评价也都比较积极正面,认为特别国债发行透明度较高,发行节奏较为平稳。

直达资金效用正持续发挥

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直达资金主要是用于提升基层财政保障能力,支持基层做好“六稳”“六保”等工作。财政部预算司司长李敬辉介绍说,从目前执行情况看,各地结合本地实际,大力优化直达资金支出结构,重点用于疫情防控、帮扶市场主体和困难群众、保基本民生、保就业、保基层运转以及支持重大项目建设,在支持疫情防控、稳住经济基本盘、保障基本民生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一是重点支持开展常态长效疫情防控,安排公共卫生体系建设、重大疫情防控体系建设等常态化疫情防控资金支出,支持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如湖北武汉市安排了47.26亿元,支持11个中心城区医院改扩建和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建设;天津等地安排资金用于疫情防控物资采购和保障大规模核酸检测费用支出。

二是重点支持帮扶企业保市场主体,包括综合采取贷款贴息、援企稳岗、补贴补助等措施,落实纾困惠企政策。据不完全统计,上述政策措施已支出资金超过了140亿元,惠及中小企业近8万家,个体工商户超过6万户。如安徽部分市县向企业支付人民银行专项再贷款贴息资金;宁波安排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补助资金,助力援企稳岗、降低成本。

三是重点支持帮扶群众保居民就业,包括统筹使用就业补助资金、职业技能提升行动资金,落实就业优先政策。据不完全统计,上述政策措施已经支出资金超过150亿元。如山东部分市县为企业发放稳岗补贴,稳定就业岗位;四川安排职业技能提升行动资金,对贫困劳动力、下岗失业人员、退役军人等群体开展免费职业技能培训;新疆部分州县安排资金支持做好贫困劳动力转移就业安置工作。

四是重点下沉财力保基层运转。这次要求资金直达基层,包括加大对基层财力支持力度,兜牢兜实“三保”底线,确保基层正常运转。如云南将直达资金184.2亿元纳入对下财力性转移支付,增幅比上年高了23.2个百分点;广东向市县基层下达直达资金243.5亿元,实现了所有县区财力性转移支付只增不减;广西向市县下达直达资金194.85亿元,统筹用于保基本民生,保基层运转等。

五是集中财力支持重大项目建设。通过抗疫特别国债资金支持公共卫生体系、重大疫情防控救治体系、应急物资保障体系、产业链改造升级等重大项目建设,积极发挥资金对产业链、投融资的撬动效应。

进一步用好管好直达资金

李敬辉表示,目前,中央直达资金已经基本下达到基层,正在按照补贴发放周期、项目建设进度、实际工作需要等逐步拨付到位。财政部将会同有关部门和地方在用好、管好直达资金上进一步下功夫,确保直达资金有力有效、安全到位,主要采取以下措施:

一是盯紧直达资金使用。督促省级财政部门当好“过路财神”、不做“甩手掌柜”,严禁截留挪用直达资金,同时大力优化支出结构,加大财力下沉力度,增强基层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的能力。指导市县财政部门督促资金使用部门因地制宜、精准施策,科学分配使用资金,加速资金落实,将已下达的资金尽快用到市场主体和民生上,并加快建立实名台账,做到账目清晰、流向明确、账实相符。

二是加强直达资金监管。与审计等部门加强沟通协作,强化信息共享,形成监管合力,“瞪大眼睛”盯紧盯牢直达资金的分配、拨付和使用情况,及时发现问题。进一步完善直达资金监控系统功能,健全预警提醒机制,加强数据比对分析,为实施有效监管提供支撑。

三是强化问题整改落实。为最大程度提升直达资金效果,要坚决做到随时发现问题、随时进行整改,确保不搁置、不拖延。建立健全整改落实机制,严肃财经纪律,对虚报冒领、截留挪用的实行“零容忍”,发现一起,处理一起,严肃问责;对分配迟缓、资金闲置的,及时进行通报、约谈,并视情况采取必要的约束措施。

四是及时评估完善政策。认真听取地方有关部门和社会各界对直达资金管理的意见建议,及时完善管理措施,提升直达资金管理效果。同时,加强直达机制实施效果评估,合理吸收好的经验和做法,完善和改进预算管理措施,进一步发挥好直达机制的效用。如针对地方反映的一些具体操作问题,财政部已经发文明确,允许地方将预计年内难以形成实际支出的直达资金,调剂用于其他具备条件的项目,减少资金闲置沉淀;允许地方将抗疫特别国债资金用于弥补前期已经发生的抗疫经费缺口。(宗禾)